降低癌症复发率!降压药的选择有讲究!

2020-03-26

肝细胞癌(HCC)是最常见的原发性肝癌,是全球癌症相关死亡的第二大原因。高血压是一种常见的心血管疾病,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死亡原因之一。此外,高血压仍然是癌症患者常见的共病,是癌症治疗常见的不良反应,也是癌症治疗疗效的预测因素。


在以前的报道中,HCC患者的高血压发病率14.3%~63.7%。无论原发性高血压或继发性高血压是否与肿瘤相关,它都会增加癌症死亡率。




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RAS)不仅在维持血压的稳态中发挥重要作用,而且还可直接调控肿瘤生长或间接重塑肿瘤微环境影响肿瘤的生物学行为。


在临床上,某些肿瘤患者暴露于RAS抑制剂(RASIs)【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s)和血管紧张素II受体阻滞剂(ARBs)】可能比没有暴露的患者有更好的预后,在接受化疗或射频消融术的HCC患者中也报道了类似的有益作用。


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s)代表药物有:卡托普利、依那普利、赖诺普利、福辛普利;

血管紧张素II受体阻滞剂(ARBs)代表药物有:氯沙坦、缬沙坦、厄贝沙坦、坎替沙坦、依普沙坦、替米沙坦。


关于RASIs是否可以降低癌症风险和改善肿瘤患者的预后仍存在争议。因此,研究人员评估了原发性高血压的HCC患者在治疗性肝切除后的复发时间(TTR)和总生存期(OS)方面是否可以受益于RASIs。


临床数据


对患者进行随访,试验的主要观察终点为复发时间(TTR)和总生存期(OS)。TTR的计算从手术之日起至诊断为复发或转移之日止,OS持续时间被定义为从手术到因任何原因死亡的时间间隔。随访期间,对复发或转移患者给予最佳治疗方法。


试验总共纳入387例具有完整临床病理和随访资料的HCC患者。根据降压药的种类,将研究人群分为两组:RASIs组(144例)和非RASIs组(243例)。


RASIs组中105例(72.9%)患者口服血管紧张素II受体阻滞剂,39例(27.1%)患者口服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此外,有56例患者同时服用其他降压药(β受体阻滞剂=10,钙通道阻滞剂 =53,利尿剂=4)。


在非RASIs组中,钙通道阻滞剂(n=152,62.6%)为主要降压药,其次为其他降压药(如利血平、二氢丙嗪、中成药)(n= 75,30.9%),21例(8.6%)患者服用β受体阻滞剂。


钙通道阻滞剂代表药物有:维拉帕米、硝苯地平、尼群地平、氨氯地平、尼莫地平、地尔硫卓、氟桂利嗪、利多氟嗪、普尼拉明;

β受体阻滞剂代表药物有:普萘洛尔、美托洛尔、阿替洛尔、比索洛尔等。


该研究中,共有3名患者死于非肿瘤因素,其中帕金森病死亡1例(RASIs组);肺感染性疾病死亡2例(RASIs组和非RASIs组各1例)。


研究的中位随访时间为78.8个月,所有患者的1年、3年及5年的复发率分别为15.8%、36.9%及49.6%;1年、3年和5年生存率分别为95.6%、83.7%和70.3%。研究表明,RASIs的使用与更好的TTR和OS显著相关


RASIs组患者的1年、3年、5年复发率分别为10.4%、27.4%、38.2%;1年、3年、5年生存率分别为96.5%、90.2%、82.3%。


非RASIs组患者的1年、3年和5年的复发率分别为19.0%、42.5%和56.5%;1年、3年和5年的生存率分别为95.1%、79.8%和64.2%。




出现肝外转移患者23例(肺转移21例,骨转移2例),其中4例为RASIs组(2.8%,4/144),其余为非RASIs组(7.8%,19/243)。


在RASIs组中,使用的药物在TTR和OS方面没有明显差异。




小结


研究数据显示, RASIs的使用与原发性高血压肝癌患者治疗性肝切除后更好的生存有关。相比于使用其他降压药的患者,使用ACEIs/ARBs类降压药的患者,5年肿瘤复发率从56.5%降低到了38.2%5年生存率从64.2%提高到了82.3%


虽然研究有一些局限性,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结果,但我们仍然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接受RASIs治疗与治疗性肝切除后肝癌患者的复发风险降低、肝外转移率降低和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生存期延长有关,在HCC高血压患者中,RASIs可能优于其他降压药,可能是HCC的一种辅助治疗策略


【重要提示】本公号【家属说】文章信息仅供参考,具体治疗谨遵医嘱


Powered by 飞色网络